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小青的情人 第9章

时间:2018-01-17
恐惧中,小青猛甩着头,由呜咽中惊吓得醒过来。才发现刚刚所经历的,原来只是一场令自己心悸的恶梦罢了。在昏黑的卧室床上,小青脸颊触到枕上自己流的泪,听见身旁丈夫仍在呼噜呼噜地打着鼻鼾……
  缓缓地,小青在床沿坐了起来。心想着:「吓死人了,还好只是个梦!」
  她摸黑下床,走进浴厕间里,一面扣上门,一面自言自语,安慰似地说:「只是个梦,一个恶梦……!」
  但当她脱掉薄睡袍,退到马桶边,正脱下裤子要撒尿,低头瞧见三角裤胯裆全都湿淋淋的时候,才同时发现自己的两片阴唇肿肿的,阴核肉豆也硬硬凸起着……
  「天哪!连作这种可怕的梦,裤子都会湿掉!……」坐在马桶上等小便的时候,小青伸手轻轻触着自己的阴唇,指尖沾着淫液,涂到嫩肉当中挺立起来的肉核上。
  「啊!……又想了!……又想要了!」小青轻歎出声来。她又要自慰了!
  回忆自己今晚和大学同学在福华房间里所作的事,小青的两腿就分开了!
  ……她的确是要他的,要跟徐立彬作爱的;但却又没真作,只像模拟作爱似的,磨出高潮来;让男人烫烫的精液,噗噈噗噈地洒在自己裤袜上。而当时自己那么感动、疯狂,在男人从身上爬起的忙乱中,连他鸡巴长得什么样儿、有多长、多大,都没看清楚。
  「难怪会在梦里见到司机老姜的……那根粗棒子……天哪!我怎么会变成这么……不要脸的女人?连一个下人的鸡巴……作梦都要梦到啊!」
  小青闭上两眼,一面开始自慰,一面在脑中幻想着梦里的自己,跪在床垫上,吮吸老姜鸡巴的模样……就像又回到梦里,看到丈夫的司机小陈,手拿酒瓶、绳子,盯住自己嘴里还含着老姜鸡巴的脸,淫兮兮地瞧着时,虽然吓得心惊胆战,但却又因为有两个男人的出现,而觉得自己上下两处的「空虚」都更需要同时被填满了。
  小青明白这景象只不过是刚才的一场梦。于是便开始想着老姜和小陈的长相。她强烈感觉到:两个司机,跟自己以前所有过的男人,都完全不同;那么粗俗、那么没受过教育似的;但却那么充满阳刚、强悍、和勇猛的气味,令自己禁不住好响往、好想要试一试!
  甚至,如果失去了她是他们僱主、老闆的妻子的地位,在被他们捆绑、胁迫、丝毫无法抗拒的情况下,大概自己也会因为被慑服,而不由自主就变得乖乖地,听命于他们了吧?!……
  「天哪!那……那如果他们两个,同时一起来……处置自己:一个把那么粗的东西塞进我嘴巴,另一个用……更长、更大的……戳我底下……那岂不是……
  更要要命死了吗?……「在马桶座上手淫的小青,已经把一只手指插进阴道里、口中含住自己另一根手指,一上一下同时插弄、吮吸起来了。
  「啊!大鸡巴,大鸡巴啊!两根同时……一起肏我吧!」小青心里喊着。
  但是她立刻也发现自己的手指头实在太细小、太不够长了,加上不管她怎么用力将那只被吸住手指的臂膀,在自己胸部上搓擦,都觉得还是不够刺激;总像是少了男人掐捏自己奶头的手一样。
  「天哪!这样自摸,怎么够哇?我太需要了!实在太需要了啊!」
  杨小青把三角裤由脚踝扯掉,检起睡袍,披上赤裸的身子,捻熄浴厕间的灯,摸黑回到卧室,爬上丈夫还在沉睡中呼呼打鼾的床上。
  她知道,只有再回到刚才的梦里,找到她的两个司机,自己才能得到澈底的满足。「唉!谁教我那么呆,那么食古不化,平白放弃大好的机会,不跟徐立彬上床?现在却落得还要去找司机,让他们玩弄!」
  为了找寻她的两个司机,杨小青重新回返到睡梦中,居然倒真的被她接上了刚才的那一场「恶梦」。在拚命吮着老姜的大鸡巴,开始感觉自己身子里都产生了性反应时,见到丈夫的司机小陈也进了破砖屋里,手里拿着一瓶XO、和一条用来捆绑自己的棉绳……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  「不,不要啊!……别这样对我嘛!」小青甩着头,呜咽着。
  「啊,他妈的!……臭婊子快把老子吸出来了!」老姜吼着,用力扯拉小青的头髮,让她吐出大鸡巴。小青大口喘了起来,哭叫着:「不,不要嘛!……不要绑我!我愿意……愿意接受惩罚了嘛!」
  「好!那太太你就跟陈哥哥打交道,向他求吧!……把XO给我,老夫先喝几口,看你们俩怎么玩!」
  杨小青跪在床垫上,仰头看着司机小陈解掉皮带,拉炼一拉,裤子掉了下去,内裤拱得像个帐篷似的,看得出底下也是个惊人的大家伙。小青正不知道该如何启口,下巴就被小陈一手挟住提了起来,只好含泪眼巴巴地望着他。
  「太太!老闆也不是个坏人,日夜为你们家事业打拚,而你在外还要偷男人……你对得起他吗?……你想,要是让他知道的话……」
  小青心里明白,眼泪掉了下来,一下点头又一下摇头的,歎着说:「小陈…
  …求求你!别对老闆说……我承认对不起他就是了嘛!「小青主动伸出两手,捂到小陈撑高了内裤的硬棒上,心里吶喊着:」天哪,也是那么大的一根哪!……而且他年轻的肌肉那么健壮、那么硬硬的,要是强暴我的话,我不也要被搞死了吗?……天哪!我完了!……真是不要脸死了!竟连司机的鸡巴我都要疯了!「
  但小陈并没让小青如意,当她彷彿恬不知耻的、正要扒他内裤的剎那,捉住了小青的两腕、往上一提;在她没来得及尖叫出口时,就迅速把她手腕交叉钳着,用棉绳绑了住;然后把绳子另一头,甩过砖屋的横樑,再拉住垂下的一头。于是,小青就像被吊了起来,细瘦的两臂扯得直直的,而尽露出她腋下两丛黑毛…
  …
  小青猛甩头,嘶喊着:「不,不要啊!……别这样……对我嘛!」可是怪得很,那棉绳并没像所害怕的使她皮肉疼痛,反而令她觉得自己现在被制伏了,毫无反抗的余地,只有任由男人畅所欲为的处置,而产生出一种变态的、愿意受虐待的心情……
  「有什么不好呢?太太不已经承认了对不起老闆吗?……现在接受我们的处置也是应该的呀!」说着小陈退下内裤,露出了鸡巴。
  「啊~!天哪!你……你的东西……」小青一眼瞧见,吓坏了。
  原来小陈的家伙,不但又长又大,而且肉茎上长着好几粒像小弹珠似的东西,在阴茎皮下撑得一颗一颗鼓鼓的;尤其是它龟头颈下,有两粒还特别向外凸起,显得整个鸡巴形状,就像一条教人恐怖的眼镜蛇……
  「没见过吧,大少奶奶!……咱们小陈是入了珠的,玩起女人来,也是最教娘们乐坏的喔!」老姜在一旁嚥下大口XO说。
  仅管杨小青是个过来人,也从「现任男友」那儿听说过:男人为了专门对付女人,有在鸡巴上「入了珠」的;但她现在第一次真正见到,这么奇形怪状的东西,也还是禁不住心惊胆战了。
  小陈露出一脸淫笑,也学着老姜叫:「大少奶奶!嘴巴拿来!……吸我老二!……像吸姜大哥一样的吸!……你快吸呀!……嗯~!对啦!……这就对啦!
  ……嗯~!太太的嘴真棒!让小陈舒服了,就不用担心老闆那边了!……「小青的嘴里,含着小陈又粗、又大、而且还凸凸凹凹的鸡巴,感觉它所入的那些珠子,在自己口腔里面,磨进磨出的,不禁联想到:自己阴道被它肏着时的感受,会要多受不了了!……
  老姜提着酒瓶走过来,接下小陈拉着的棉绳,怪声而笑嘻嘻地说:「……大少奶奶呀!小陈已经答应不打你小报告了,你就——乖乖合作吧!来,老弟,把她脱光了!瞧瞧太太给小白脸欣赏够了,咱们却从没看过的……一丝不挂的样儿吧!……」
  说着,老姜拉紧棉绳,使小青被吊着站了起来。小陈伸手到她胸部将奶罩双乳中间的扣子一解,胸罩就敞了开来,分挂在小青两肩,呈露出她瘦骨嶙峋的胸部,和两颗已经硬挺得像葡萄似的奶头。
  「不……不要!羞死了!……」小青紧夹两腿,低头诺诺的抗议。
  但当小陈由她腰际拉着鬆紧带,将小青裤袜和三角裤同时剥下时,她高高被吊起的两臂动弹不得,也就只有配合扭着屁股,提起一脚来,让男人完全扯掉了它,扔在床垫旁。
  两个司机淫秽的眼光,同时在小青除了垂挂的胸罩之外,已是赤条条的肉体上扫瞄着,小青羞惭到极点,不敢抬头,只能哀哀地问:「你们……你们究竟要把人家……怎么样嘛!?」
  不约而同地,小陈和老姜便一个在前、一个在后,将小青夹了住,几只粗糙的大手,在她身子上下四处抓捏、搓揉起来;小青的手被吊高了,毫无抵抗能力,只能像挣扎似的扭着身体。但她每一扭,都使她更清楚地感觉顶在自己屁股、肚子上的男人的鸡巴,和司机们在自己身上最容易受刺激的奶头上、屁股沟里,愈来愈粗鲁的搓揉、把玩……
  两个男的,同时在小青身子上下弄个不停,一面老姜还揶揄她说:「太太你明知故问啊?……咱们当然是要把你玩个够,像你男朋友一样,在你底下的肉洞里消魂呀!……」
  「对呀,对呀!用两根大鸡巴,干你的小骚屄呀!」小陈也和着。
  「不!……你们不能这样,不能这样啊!」小青嘶叫着。
  「怎么不可以呢?张太太!你跟男人幽会,怕家人疑心,前后连三个钟头都没玩到,骚屄里一定没过足瘾,现在,就由咱们俩,再多陪陪你,玩个够,让你澈底满足满足吧!……」老姜回答她。
  「……反正老闆正在别的女人温柔乡里,不到天亮是不会回家的!太太你趁机舒服舒服……也是应该的嘛!」小陈在小青耳边说。
  小青的阴道里开始潮湿了。
  这正是她今晚跟徐立彬在福华,身子里仅管有了高潮,但是却没让他鸡巴肏进去过,唯一美中不足的感觉啊!……而现在,自己被夹在两个男人强壮如牛的身体当中,被一前一后的两根大肉棍挑逗、刺激着,小青怎么抗拒得了?又怎能坚持说「不!」呢?
  「天哪!你们……简直要……让我羞死了啊!」小青大声歎着。
  ………………